第0001章 他回来了

  东平王朝,成帝顺宁八年,正月。
  燕州平乐郡无虑县,王府中,无虑王刘锦正在侍妾的伺候下喝着闷酒,心中愤愤不平。
  他这无端地遭遇陷害诬告,还是以谋逆的罪名,着实让他恼怒。
  幸好皇兄顾念手足情谊,亦素知他的本性,才没有顺着那些人的心思将他诛杀,只是贬成了无虑王。
  可同样是藩王,比起此前的燕王,这封邑可是大大缩水了啊。
  更何况,有了这谋逆的名声,毁掉的,可是太多了。
  越想,刘锦心中越是气闷,只能不停地灌酒消愁,沉溺在纵乐之中。
  与此同时,王府的一处偏僻院落中,一个美貌妇人正坐在榻前,看着高烧昏睡中仍然不安稳的儿子,默默垂泪。
  美妇人虽然未施粉黛,形容也有些憔悴,却仍然难掩清丽高贵的气质。
  这美妇人,正是无虑王妃宋窈,翼州琅琊宋家之女。
  在嫁与刘锦之后,宋窈育有一子,正是此时病着的刘琋。
  可因刘琋自出生起就不言不语,双目混沌,状似痴傻,并不得刘锦喜欢,连带着王妃宋窈也是不太受宠。
  只是碍于宋家的声望,刘锦在情面上,可不敢为难冷落宋窈,但对嫡子刘琋,却是很不待见。
  因此,王府中的侍妾伎女有不少,庶子更是几十人之多,刘锦愈发无视了刘琋的存在。
  所谓为母则刚,宋窈乃是大家出身,很有手段,为了儿子着想,更是利落地将府中各处都收拾得服服帖帖的,让那些侍妾庶子,都不敢无视轻慢刘琋。
  可是,因着刘琋的状况,宋窈将心思都放在了照顾儿子上边,与刘锦的感情也疏离了不少。
  这一次,刘琋自到了无虑县之后,就突发高烧,病势汹汹,两日都不见退烧,让宋窈忧心至极,只能以泪洗面,默默祈求着上天怜悯,保佑刘琋能躲过此劫。
  她只有这么一个孩子,万一没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在这王府活下去。
  即便是刘锦从未曾来看过刘琋的情况,宋窈都已无心去理会了。
  她只想儿子能够好好的,一生顺遂。
  至于别的,她都可以不在乎。
  只是突然间,榻上的刘琋全身都剧烈地抽搐了起来,把边上正垂泪的宋窈给吓坏了。
  惊慌之下,宋窈一边试着安抚好刘琋,一边赶紧让身边的侍女去请府医过来。
  不过,让宋窈意外的是,刘琋很快就再次恢复了平静。
  可这样的平静,却更是使得宋窈心下一惊。
  担心有什么意外,宋窈赶紧伸手去探刘琋的鼻息。
  感受着儿子温热的呼吸还在,且变得沉稳有力一些,复又用手去试刘琋的额头,似乎温度也跟着下降不少,宋窈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终于等到府医过来诊治,说是刘琋情况已经转好,脱离了危险,宋窈这悬着的心,总算是能够放下了。
  因为接连日夜不眠地守着刘琋,这会儿刘琋总算是好了些,宋窈却是有些扛不住了。
  依然担心着儿子的情况,宋窈便在侍女的搀扶下,靠坐在边上的椅子先休息一下。
  而就在宋窈沉沉睡去,侍女也到外间候着之后,摇曳的火光映照下,榻上的刘琋缓缓睁开了双眼。
  尽管昏迷了两日,但此时的刘琋,从前眼中那些浑浊无神俱都消失不见,闪现的全是与年纪不符的深沉与冷厉。
  打量了一下周围,尤其是看到边上歇息的母妃宋窈,刘琋一时有些懵。
  这里,貌似是他曾经住的房间。
  而母妃的形象,似乎很是真实,与以往的幻想完全不同。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莫非,他是回到了曾经的时刻?
  有些不确定这看到的到底是真是假,刘琋试着坐了起来。
  可身体传来的触感,以及肢体上的违和不适感,还有高烧过后的酸疼感,都是那么的真实,让刘琋不由得瞪大了双眼。
  伸出手来,刘琋看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小手,简直是难以置信。
  他,真的回来了?!
  猛地抬头,刘琋贪婪又酸涩地看向沉睡的母妃。
  好久好久了,他都只能凭着想象来见到母妃。
  如同此时这般真实的景象,他都不记得有多久未曾经历过了。
  这一幕,竟让刘琋一时有些呆愣愣的,不敢有丝毫的动弹,生怕会毁了这渴慕许久的情景。
  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是由于母子心灵相通,宋窈惺忪地睁开了眼睛。
  迷迷糊糊间,看到儿子醒转,宋窈激动地站了起来。
  由于动作太快,宋窈一时站不稳,脚步有些踉跄,险些跌倒。
  这个样子,可是吓到刘琋了。
  可当他准备过去扶一把时,身上的无力感,却是让他的动作慢了好几拍。
  好在,这一次惊吓,让宋窈彻底地清醒了过来,赶忙扶着案几,稳住了身子。
  不顾自己的状况,宋窈快步走到榻前,一把将刘琋搂住,哽咽着说:“琋儿,你可算是醒了。”
  这次刘琋发高烧,有几次都是情况危急,让宋窈心中积压了太多的无力绝望。
  如今刘琋总算是清醒过来了,可煎熬了太久,在这会儿,宋窈的眼泪完全控制不住,很快便湿透了刘琋的里衣。
  再次见到母妃,且被如此年轻的母妃抱住,这温暖是如此的真实,刘琋不禁有些恍惚,实在是舍不得去破坏这美好的场景。
  只是,被母妃抱得太紧,勒得呼吸越来越急促,且衣裳上传来的温热湿意,都让刘琋心下确定,这并非梦境,是真真实实的。
  一瞬间,刘琋的鼻头忍不住开始发酸,眼泪也是控制不住地开始滑落。
  他还活着,母妃还活着,真好!
  上苍真是待他不薄。
  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他总算是回到了一切遗憾发生之前。
  母妃还在,他还有机会能够拼尽全力去守护母妃,实在是太好了。
  就在刘琋向上苍发出感恩之时,一阵极为熟悉的波动传来,让刘琋意外地瞪大了双眼。
  只是很快,刘琋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小小的手臂回抱着母妃,刘琋轻轻地拍着母妃的后背,帮着母妃平复下起伏的情绪。
  这一次,他是真的有能力护住母妃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