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睁开眼就是一片绿

  “啊!我要疯啦!”
  当耳边又传来一声声各类野兽的吼叫时,惠酒酒终于在黑漆漆的山洞里爆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
  惠酒酒怎么说也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青年,现在这个情况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这怕是穿越了!
  至于怎么穿越的,惠酒酒还真是一头雾水。她正从图书馆借药理书回宿舍学习的路上,好歹不歹被一只篮球给砸中了。在两眼一黑晕过去之前,她怀里还紧紧的抱着这本药理书。也算是唯一一样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物件了吧。想到这,惠酒酒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惠酒酒现在坐着的地方是一个外窄里宽的山洞。这个山洞十分地深,但却是一个好地方—因为在山洞的尽头有一条地下河。说是地下河,其实也没有河那么夸张。就是一条直径四五米宽的小河。然而这个发现可把酒酒高兴坏了。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人可以一个星期不吃饭,但不能一个星期不喝水。当酒酒站在水边一探究竟时这才发现,这河水清澈,鱼虾也是不少。酒酒兴奋的挫着手,想着等晚上布置好山洞便大餐一顿。
  说来也是奇怪。从早上穿来这片森林起,便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哪怕是传说中的野人也不见个影子,只听见附近总隐隐约约地穿来一两声不知名的吼叫。让酒酒不禁有些奇怪的错觉:她这是……穿到另一个空间的原始森林里了嘛?
  带着这些疑问,酒酒小心翼翼的探头瞧了瞧洞口的情况,在确定安全后才一滋溜地跑到了前面的森林里。
  嗯,虽然暂时猎不到野味,但附近的果蔬还是长得挺茂盛的嘛。一簇簇的野果结在一起,有青有紫倒是挺好看的。酒酒摘了几片宽大的叶子,把几串已经熟透了的放在最上面,拍拍屁股,捧着果子继续往里走。
  吃的有着落了,接下来就要开始布置山洞,准备晚上住的东西了。总不能睡在泥土地上吧。
  酒酒原本想着仿电视上的荒野求生搭一个竹子的床,晚上就不至于直接接触大地睡觉了,不然会有感冒的风险,久而久之还有可能得风湿病呢!
  结果酒酒差不多往林子里走了四百多米都没有看到哪儿有长竹子的地方,也不敢往森林里面走,只好遗憾地摘了几片宽大的芭蕉叶往回走了。
  路上还摘了一把干枯扁长的藤条,打算回去编个篓子装食物。
  将洞内的休息区域都铺上了宽大的叶子后,酒酒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坐在光线好的地方开始编篓子。
  这可真是技术活儿啊!要是编的过程中不拉紧藤条,编出来的篓子就会变得松松垮垮的兜不住东西。这跟选材是否一致也是有很大关系的。还好从前酒酒就爱做一些手工艺,在念高中的时候还迷上了古风服饰,自己也有在制作一些自己设计的汉服与发簪。所以,编一个平平整整的篓子还是难不倒她的!差不多半个小时,两个一大一小的篓子就编好啦!
  酒酒兴奋地将熟透的果子装在小篓子里,拎到小河边浸水冲洗。瞧着果子红彤彤的,果肉还带着些软,长得倒像是樱桃一般小巧可爱,尝起来酸酸甜甜的,忍不住洗着洗着就吃了大半。
  洗好了水果正准备捞些鱼虾尝尝鲜的时候,酒酒才想起来:她还没有火!还得人工生火!
  天呐!在没有打火机和打火石的情况下,她必须要用最原始的方法钻木来取火!
  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酒酒这样想,一刻也不敢耽误。匆匆去森林里找了有韧性的藤条和枯树枝、干燥的石头回到洞里一下一下屏气凝神地摩擦着。
  也不知失败了多少次,磨到了天都快黑了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从树枝里缓缓冒出的一缕烟来。
  酒酒又是手忙脚乱的护着小火苗让它燃起来,又是小心翼翼的放几根细细的树枝进去助燃,才终于保住了这一缕胜利的火苗。
  火燃起来了,晚上就不怕冷与野兽来袭了。酒酒舒了一口气,添了几根柴火便放下心来去打捞鱼。取出内脏,串在树枝上,架在火上面细细烤着。
  可惜没有盐和孜然粉,鱼肉吃着有些淡,不然就能吃到一顿色香味俱全的烧烤啦!明天定要仔细找找看森林里有没有寻常的佐料生长。
  吃饱喝足后,酒酒到小河旁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便躺在树叶上,枕着药理书沉入了梦乡。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