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曝光

  八月十五,对平凡人家来说这是一家团员的好日子,对修仙的修士来说却是一个惊天丑闻曝光的日子。
  “听说了吗?”
  “留仙宗的宗主柳如纭怀孕了!”
  “不会吧!谁人不知柳如纭一个月后是要同万剑山庄的少庄主成亲的!”
  柳如纭婚前有孕的消息顷刻间就如同瘟疫一般迅速发散,整个九州大陆都在议论这一件事。
  留仙宗功德殿,一名女子跪在众多先人牌位前腰杆挺直,对自己凸起的小腹毫不遮掩。女子面部棱角分明,即便是双目微阖,也给人一种不可冒犯的感觉。
  却偏偏有人恨不得撕碎了她即便是跪着也一副高高在上的面目。
  “柳如纭,想不到啊,你也有今日!啧啧……往日里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竟与人苟合,还怀了孽子?”说完柳如烟嗤笑出声,压抑多年的恶气一朝释放,只觉自己身心前所未有的愉悦。
  柳如纭疑惑的反问道:“师姐怎就断定我是与人苟合才有孕的?”
  “谁人不知万剑山庄少主月前便去了极北之地炼剑,你当我是傻子吗?”柳如烟横眉怒目顶了回去,骂道:“你做下此等丑事,怎还有脸占着宗主之位,玷污宗门的声望!还是把宗门令牌交出来,自逐宗门吧!”
  柳如纭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僵持间,一位满头华发的耆老被众多弟子众星拱月般请进了功德殿,进殿后机灵的小弟子搬来了圈椅又扶着她坐下。
  谁把这个老妖婆请来了?柳如烟心中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柳如纭心中一松,眉目低垂,恭敬的给师叔祖行了一个大礼,礼毕后也没有起身,依旧跪在地上。
  柳如烟不敢放肆,一并行礼后抢先且带着隐晦的得意的口吻假惺惺道:“师叔祖,如纭师妹现如今身怀六甲,跪在地上难免不适,还是先让师妹起来吧。”
  师叔祖一只手肘搭在圈椅上,连个余光都没有落在她身上,手中一串骨珠一颗颗转着。
  柳如纭道:“弟子不孝,竟劳累师叔祖出来主持大局。”
  “孩子是谁的?”苍老的声音平淡极了,古井无波。她活了太久,见多了人心丑恶,早已厌倦不再理这些俗事,要不是柳如纭求上门,她不会插手。
  “不知。”柳如纭苦笑道,不是她不说,而是她真的不知道。
  骨珠不转了,默了片刻道:“宗主病重,送入清水池修养,宗门一切事物……”师叔祖顿了片刻,转头问那名小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弟子南燕。”南燕答。
  “一切事物都交由南燕处理。”师叔祖接着道。
  “是。”柳如纭顺从的应道,并把宗门令牌双手呈上。
  “师叔祖!”柳如烟猛地抬头,眼中的恶意、怒火藏也藏不住,她和柳如纭先后成为师尊的关门弟子,可宗主之位师尊给了柳如纭,她忍了,如今柳如芸不知检点做下如此败坏门风的丑事,竟然只是一句病重修养就妄图遮掩过去,说是病重修养,无非就是让她去安胎!
  如此偏袒、维护就算了,她万万没想到师叔祖竟然把宗主之位随随便便给了一个年仅十四的小弟子都不曾考虑她!论身份、地位,明明她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师叔祖风轻云淡的扫了她一眼,丝毫不把她眼中的种种放在眼里。
  柳如烟触到师叔祖的眼神却如坠冰窟,勉强找回一丝理智,移开目光,不甘的挣扎道:“南燕到底年少不知事,不如由我暂代……”说着还想夺柳如纭掌中的令牌。
  师叔祖骨串滑至手腕,一把通体雪白的利剑凭空出现,挡下了柳如烟,凌厉的剑气割破了她的手背。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师叔祖锐利的目光和柳如烟对上,一身的威压再无收敛,柳如烟双膝一软,跪了下去,沉闷的骨头和地面的撞击声。
  没有人知道这位师叔祖到底活了多少年,只人人皆道其已是半仙之躯,指不定那一日就能飞升成仙,她已有百年未曾出山,即便如此留仙宗也从未有人敢质疑她。
  “弟子,不敢!”柳如烟咬牙,即便再不甘也只能如此,以她的修为跟这个老妖婆动手,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毫无胜算。
  闹剧散场,众人也散去。
  “师姐,还真是可惜了你忙活了这么久,却什么也没得到。”柳如纭笑道,任由自己被宗门子弟搀扶着往清水池去。
  柳如烟气的咬牙切齿,愤力一剑将圈椅劈碎,拂袖而去。
  长廊上南燕恭敬的虚扶着师叔祖的手,不解道:“师叔祖为何不将宗主之位交予大师姐?”
  师叔祖漫不经心的反问:“一个为达目的将宗门颜面做踏脚石的人,如何做一宗之主?”
  南燕闻言思索中,师叔祖已然拂开他的手,径自往青云峰而去,眨眼便消失在层层云雾之中。
  “南燕师姐,万剑山庄来人了。”
  一语惊醒,南燕明白过来,向青云峰的方向一拜,随后带着弟子亲自去正殿迎万剑山庄。
  清水池不过是后山一个闲置多年的园子,园子里也仅有一个清澈见底的浅浅的池子,多年来无人居住。
  柳如纭突然要住进来才仓促打扫一番,小音手脚麻利,先给她收拾出来了卧房,其他房间慢慢清扫就是了。
  卧房内,柳如纭卧在塌上,捏着一个略微陈旧的香囊陷入沉思。
  片刻后,小音在门外低声唤她。
  南燕领着一名留着一小撮山羊胡,双手抱剑的中年男子进来。
  柳如纭悄声在小音耳边道:“去把我房中桌上的香囊取来。”
  小音领命去了。
  “宗主,这是万剑山庄的大弟子沈阳旭。”南燕介绍道。
  沈阳旭捏着他短少的山羊胡,上上下下大刺刺的打量柳如纭,重点在她微隆起的肚子上辗转。
  “南燕师妹,师叔祖有命如今你才是宗主。”柳如纭不在意沈阳旭无礼冒犯的眼神,反而对南燕道。
  南燕犹疑片刻,道:“纭师姐,你们聊,我先行离开。”
  柳如纭点头,目送她离开。
  “你就是柳如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