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不被纠缠

作品:《穿越后我拥有了女主光环

    “别废话,拿出来就是了。”甄楚恬催促一句,面上很有把握。

    她抓到正在蠕动的豆虫,摊开放在众人面前。

    雪英顿时发出两声嘲笑:“大小姐这是逗我们玩呢?这分明是豆虫!”

    “那有人想试试吗?”

    甄楚恬缓步走到一个家丁面前,迅速把豆虫塞进他衣领里,两指捏着极细小的银针,在家丁身上扎了一下。

    家丁还未来得及挣扎,就两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才刚钻到心脏上就受不了了,真是没本事。”甄楚恬撇嘴,抬头看着几人:“还有谁想试试?”

    众人都没想到家丁会突然晕死过去,这下觉着是豆虫的人也深信不疑了。

    他们俱都撒开,生怕下一个死的人是自己。

    “雪英姑娘,还有小翠屏,你们方才蹦哒的最欢,不如你们尝尝这蛊虫的滋味?”甄楚恬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渐渐逼近两人。

    两人俱都咽了咽口水,没等她完全靠近,就害怕的转身跑出了院子。

    为首的人都吓得屁滚尿流了,十几个家丁哪里敢耽在这里,一窝蜂全都冲出了荷花馆原本喧闹的院子瞬间安静下来,只有躺在地上的家丁显得格外弱小可怜。

    小玲谨慎的上前两步,小姐,你真用蛊虫杀死了这个家丁吗?”

    “当然不是,那就是豆虫。”甄楚恬打了个哈欠,揪住家丁的衣领,把虫子掏出来。

    幸好系统的空间自带孕育能力,可以让豆虫在里头平安的长大,吃得绿绿胖胖的。

    佩儿松了口气:“那他怎么会晕过去?”

    “我在他身上动了手脚,再过两个时辰就会醒来,你们把他送走,别让大院里的人看见甄楚恬托着豆虫,用手指轻轻戳着它的身子:“小虫子,你可真给我争气,老老实实的待在衣裳里面没爬出来,不然可就露馅了。”

    她并不像表面上这样镇定,一直在担心豆虫从家丁衣领里爬出来,那场面可就危险又尴尬了。

    系统:“您可真会玩。”

    “过奖。”

    “把豆虫放回来。”

    “遵命,豆虫妈妈。”

    一场风波就这么过去,无论唐梅花母女俩疼成什么样,都没有人敢过来要解药了。

    两日过后,院门被人推开了一条缝。

    甄楚恬正在院里晒太阳呢,那人进来的一瞬间就被她发现了:“呦,不怕死的来了。”

    “大小姐。”雪英小心翼翼的挪进来,露出乖巧笑容,和前两日的样子截然不同。

    一看她这副模样,甄楚恬就知道唐梅花打鬼主意了:“来干嘛的?如果我估摸得没错,她们已经不疼了。”

    忍受那种蚀骨的滋味三天三夜,对唐梅花和甄月来说,已经是极限了吧。

    这会她们要没有长记性,她就不姓甄!

    雪英挤出笑容,讨好道:“是,大夫人已经好了,她仔细想想二小姐对你做的事,觉着很对不起你。”

    甄楚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大夫人觉着很对不起我?你在开玩笑吧!”

    “真的,大夫人想请你去正院一趙,当年给你赔礼道歉。”雪英连忙点头,生怕她不相信甄楚恬眯起双眸,只觉这其中有诈。

    “哪里有这么赔礼道歉的,既然大夫人有诚意,应该亲自带着二小姐来到此处,大小姐亲自过去是何道理?”佩儿当即反驳,觉着她们没安好心。

    雪英笑得越发勉强了:“不是大夫人不来,这丞相府百来下人,总不能让他们看着当家主母来到小姐院里低头认错吧?大小姐,你好歹给大夫人留点脸面。”

    听了这番话,甄楚恬还是有点怀疑。

    她可不相信唐梅花会幡然悔悟,就算现下不疼了,想想这几日的折磨,应当恨不得杀了她才对。

    不过蛊虫的事闹大之后,她在丞相府已经没有人敢制衡了,唐梅花不会故意把她叫过去整治。

    思及此,甄楚恬点点头,勉为其难道:“既然母亲这么要脸面,我亲自过去也未尝不可。”

    “小姐.....

    佩儿有些担心,刚想要说什么,就被她一个眼神制止了。

    这母女俩被折磨到这个份上还不死心,不知道又有什么新花样了,去看看也无妨。

    几人来到正堂,还未进去就闻到了茶香,唐梅花这几日被折磨的头发都白了几缕,甄月更是面色憔悴,感觉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看她们如此惨兮兮,甄楚恬憋不住想笑,却又强行忍住了:“母亲亲自斟茶,真是我的荣幸。

    “楚恬,你终于来了。”唐梅花扬起和善的笑容,神色中没有半点怨气:“过来坐。”

    甄楚恬特地在甄月对面坐下,托着脸认真打量:“妹妹,你这瘦得很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疼的,不过这都是我的报应,我不该对姐姐下毒手。”甄月抿唇,小声说出这话。

    看她们都老老实实的,甄楚恬只觉心中畅快。

    要是这母女俩一开始就如此听话该多好,省得她费尽心思的出手对付了。

    思及此,她漫不经心道:“你们不是要赔罪道歉吧?赔一个看看。”

    话音刚落,唐梅花的脸色就变了。

    这语气轻佛又戏谑,像是男子逛青楼,不满意那些女子的容貌要换人一样。

    她攥紧拳头,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是硬生生忍了下来:“是为娘和你妹妹做错了,我们已经受了应得的报应,还请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原谅我们吧。”

    “嗯,没事了。”甄楚恬随意点点头,起身就要离开。

    看她要走,甄月立刻起身,揪住她的衣袖跪在地上哭了起来:“姐姐不要走!你是不是心里还在怨我?”

    甄楚恬原本就是想看她们是否真心想道歉,冷不丁被她这么拦住,还有点反应过来:“我都说没事了,你这是干嘛?”

    “姐姐并未原谅我,心里不肯把我当做好姐妹了,可我真的想和姐姐重归于好。”甄月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转而紧紧搂住她的双腿。

    甄楚恬差点摔在地上,扶着门框才站稳。

    她扒拉着甄月,一个劲儿的往后撤:“什么重归于好,我和你就是塑料姐妹花,心里都不待见彼此,你在这装什么装呢!”

    “姐姐别这么说,前两日我们明明还好好的。”甄月抬起泪汪汪的双眸,别提有多可怜了甄楚恬嘴,忍住一件把她踢开的冲动:“你赶紧放手,这是我新买的裙子。”

    “我不,除非姐姐愿意真的原谅我。”甄月娇嗔一句,声音甜腻腻。

    甄楚恬只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推揉着在口头上答应。

    看她如此嫌弃自己,甄月眼里闪过一抹冷光,面上额巍巍后退了两步,站的比谁都乖巧甄楚恬拨了拨凌乱的发丝,又恢复平日里不待见她们的模样:“鬼信你是真心认错的,以后敢惹我就走着瞧!”

    说完,她生怕甄月再施展八爪鱼大法,迅速带着佩儿跑出正院。

    目送她的背影出了院子,甄月瞬间换上冰冷神色,拿出手怕擦擦眼泪:“给她赔不是,我只觉得恶心。”

    “要达到目的就得不惜一切,东西已经放好了吧?”唐梅花帮她拍打裙身上的尘土。

    甄月点点头,冷笑道:“这回甄楚恬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

    “那就好,你方才付出的都值了。”唐梅花勾起得逞的笑。

    甄楚恬逃也似回到了荷花馆,想到母女俩愧疚懊悔的模样,秀美蹙得越来越紧。

    “小姐还在想着方才的事吗?奴婢看来这是好事,她们如此诚心认错,是真怕了小姐了。”佩儿笑吟吟说出这话。

    甄楚恬缓缓摇头,沉吟道:“你看她们像是被狠狠教训一顿,就会心甘情愿伏低的性子吗?”

    “奴婢就是压下这件事,不想让大人回来后知道二小姐做的事吧?小姐别想太多。”佩儿帮她褪下外裳,拿到外头拍打片刻,这才放进衣柜里。

    甄楚恬紧紧抿着唇,并不觉着就这么简单,可她想来想去,也不觉着这母女俩单纯的道歉有别的目的了。

    “算了,不想了!”

    “不想什么?”

    外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听得甄楚恬眼前一亮。

    她急忙跑出去,就见顾乘涵一身黑衣站在廊下,修长挺拔的身形让他看起来完美如神,俊冷面容上带着不常出现的笑意。

    “你,你怎么在这里?春猎已经结束了?”甄楚恬惊喜的把他拉进来。

    顾乘涵随意坐在桌边,刻意收敛浑身冰冷的气息,温声道:“没有,想着你腿伤开始愈合,便过来看看。”

    “真的假的?你就这么关心我?”甄楚恬眼冒星星,总觉得这个男人开始不一样了。

    从前刚认识的时候,恨不得杀了她,现下又如此担心她,不会是......

    此时的她,在脑海里上演了一场大型古装偶像言情剧,也不由自主露出了傻笑。

    “下山办事,顺道来看。”顾乘涵微收笑意,没有方才那样放松了。

    感觉到顾乘涵今日有些排斥这样的话,甄楚恬撒撇嘴:“我告诉你啊,小白的仇我帮着报了,不过你要是想再惩治唐梅花母女俩,我举手欢迎。”

    “多谢。”

    顾乘涵理了理衣襟:“顾陌被皇上贵罚了。”

    “为何责罚?”甄楚恬好奇的睁着双眸,觉得是他所为。

    顾乘涵顿了一下,淡淡道:“我与皇上说了他做的几件事,他已被罚回京禁足,不准插手朝堂政事。”

    “真好,终于可以不被他纠缠了!”甄楚恬彻底松了口气,又认真看他:“你不是说要帮我毁掉这门亲事?现下还没什么进展呢。”

    “别急。”

    顾乘涵警了她一眼:“我看看你的腿。”

    “早就没事了,你别担心。”甄楚恬笑着摆摆手,心里却有些甜滋滋的。

    让京城女子最倾慕也最害怕的男人,竟然在关心她哎!

    太有成就感了。

    顾乘涵点点头,起身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他转身离开。

    甄楚恬”哎”了一声,想要再说话时,就见他腰间有什么东西掉了。

    像是块手帕。

    她晃神间,顾乘涵已经走远了。

    佩儿正巧进来:“小姐,方才可是华亲王爷来了?”

    “把手帕给我。”甄楚恬紧紧盯着那抹淡粉手帕,觉着不像是顾乘涵自己在用的。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