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百万纪元 第67章 第八世

作品:《万界源门

    一副副画面闪现而过,转眼到了凌云的第八世。

    这一世,他是一名孤独而坚毅的少年。

    太阿山下,少年背负三尺青锋剑,温文尔雅,气若谪仙。

    山上飞下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脚踏凌虚,到了少年跟前。

    “还没放弃吗,我早就说过,太阿山,你登不上去的。”

    少年那一双坚定的目光,灼灼的盯着老者,“不,我一定会上去的,她还在太阿山中,承受天雷之苦,我怎可负她。”

    老者惊异道:“你的记忆复苏了。”

    “是,请师父莫要阻拦我。”

    “但你可知,你是人,她是妖,你们是无法走到一起的。”

    “人如何,妖又如何,我只知道她是我凌云的妻子,纵有天地大道,欲灭于她,我也要替她抗下这天地大劫。”

    “痴儿呀,哎,真是痴儿呀。”

    凌云一拱手,道:“对不起,师父,这太阿山的天雷劫火阵,徒儿必须去闯一闯。”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凌云也不再多说,背负长剑,迈步而行。

    太阿山前,有九十九道天梯,每一道都会带给武者极大的压力,唯有闯过这九十九道天梯,才到达峰顶的天雷劫火阵。

    当凌云踏上第一道天梯,便感觉到无边的重力,压得他双腿颤颤,宛若背负了一座巨山。

    他咬紧牙关,再次迈步,“咔,咔。”身体上的某些骨头似要折断。

    仅仅第二道天梯,便将他压迫的近乎走不动路来,虽是记忆复苏,但第八世的他,如今还是位少年,境界,战力,体质,距他巅峰之时,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过,他的体内,心脏之处,竟有熊熊烈火在燃烧,这一世的凌云,附于其身,感受的真切。

    那烈火仿佛在灼烧着愧疚,不甘,愤怒,而后,他的身体开始充斥着力量。

    这股力量神秘莫测,犹若无源而生,澎湃,强大,炽热。

    凌云感觉仿佛打破了自己身上的枷锁,巨山似的重力消散的无影无踪,身形一动,极速而行,直接步入第九道天梯。

    太阿山的天梯,逢九必坎,破十而入,但是以他身上这股力量,这个坎,只是稍稍阻滞了一下,便被冲破。

    而后,一路势如破竹,直到第八十九道天梯,那股重压,即使是以他体内的神秘力量,也有些不堪重负。

    咬紧牙关,豆大的汗珠浸透了衣衫,凌云艰难的踏出脚步,双腿却像是罐了铅般。

    “呼哧,呼哧。”气喘声愈加急促。

    凌云大喝一声,“区区死物!怎能阻我!”

    “啪。”右前小腿传来骨裂的声音,但终究是勉强踏上了这一道天梯。

    他能感受到,神秘力量正在逐渐消退,当他稳稳的站在第八十九道天梯,才发现,最后的十道天梯,压力更甚。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气息,仿佛面对天尊一般,不仅仅是身体上受到重力的压迫,更有心理上的压迫。

    针对精神,针对意志,才是最后十道天梯的真正考验。

    但凌云的心志从未动摇过,他要将她,从无边苦海中救出!

    一步不停,艰难前行,面对如山似海的压力,心中也无半点退却。

    浑身骨骼剧痛无比,似乎随时都会被挤压成粉末,肌肉在颤抖,一步,两步,……,终于,凌云登上了第九十九道天梯。

    抬眼望去,一名女子正在承受天雷劫火之苦,正是兰心柔,凌云心中一痛,自古人妖不两立,她应是寻找自己之时,被太阿山的大修士封印在此,或许是因为她手上并无人命,而没杀她。

    不管怎样,她还活着,这是唯一让凌云安慰的地方。

    凌云毫不犹豫,入阵,拔剑,太阿古剑出鞘,伴随着声声龙吟。

    一剑斩出,为她挡住天雷劫火,兰心柔有了喘息的机会,抬头看到了凌云,那凄惨的模样与倔强的眼神让她心痛。

    凌云走到了她的面前,“柔儿,我来了,我这就带你走。”

    “小傻瓜,不值得,太阿古剑,我了解,每次动用,都会减少百年寿命。”两行清泪从兰心柔的眼角滑下。

    “不!值得!我还要带你去看遍这万水千山,打破你九世必亡的枷锁,若不是为了我,你可以拥有永恒的生命。”

    “永恒的生命,也不如与你在一起,看那璀璨一时的烟花,你在,便是永恒。”

    凌云轻轻擦拭着她眼角的泪痕,“苦了你了,我会一直都在,我们走吧。”

    “太阿山上这些古板修士,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你走吧,见到你,我已心满意足了。”

    凌云霸道的搂住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太阿古剑已出鞘,今日无人能阻我,佛挡杀佛,神挡弑神。”

    从天梯而下,压力已无,二人走到山门,山门却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太阿山太上长老望向兰心柔,怒喝道:“孽障,惑我门下子弟,今日便让你魂飞魄散。”

    凌云一躬腰,“师祖,今日,云儿对不起你了。”说着,右手握着的太阿古剑,高举头顶,垂直而立,“二者交手,刀枪无眼,师祖,小心了。”

    “哼,你师父惯着你,我可不会,翅膀还没硬,就想单飞了,今日,你留也得留,不留也得留。”

    太阿山上,皆为剑修,太上长老的剑,是天下排行第三的名剑,斩心剑。

    太上长老手握斩心剑,同样高举头顶,垂直而立,“被太阿古剑认可,便是太阿山的未来宗主,现在具然被一只花妖,迷惑心神,今日,我便打醒你。”

    剑在长鸣,风云涌动,无边的灵气,暴动不已,周围的太阿山弟子,难以承受这两股威压,面红耳赤,双腿颤颤,几欲先走,即便是那些亲传弟子,也难以支撑。

    “这就是太上长老的实力,与太阿古剑的威力吗,仅仅剑气外溢,就给人致命的危机感。”

    “这么强大的力量,也不知凌云是如何掌控的。”

    ……

    此时的凌云,也是十分的难受,本来登天梯,就已经处于超负荷状态了,现在强行摧动太阿古剑的太阿剑术,影响到了根基。

    但是,面对太上长老,他不敢留手,否则,自己会死。

    两把名剑交锋,天下第一名剑太阿古剑与天下第三名剑斩心剑,剑气相撞,“轰!”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呈现空中,强大的力量将空间撕裂。

    太上长老风轻云淡,毕竟已到轮回境,即便凌云手持太阿古剑也难以伤他。

    而凌云却是狼狈了许多,衣衫破碎,鲜血流淌,由于兰心柔现在十分颤弱,还被他单手搂在怀中,将剑气余波统统抗下。

    “师祖,真的不肯放我们走吗?”

    “做为太阿古剑的主人,怎可被妖迷惑,拿着那把剑,杀了她,我便原谅你的过错。”

    凌云癫狂大笑,“哈哈哈!若这太阿山如此无情,弃了也罢!”

    太上长老气得浑身颤抖,“孽障,这天下间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看上一只妖。”

    “师祖,不一样的。”

    “哼!自古人妖殊途,相恋者,无一好下场,为何就是不听劝!”

    “所有的劫,我来抗。”

    “笑话,你抗得动吗,手持太阿古剑,连我一招都接不下。”

    凌云凝视着太上长老,“师祖,你想试试太阿古剑的真正威力吗,请你让开。”

    太上长老双眼一眯,“你在威胁我!”

    “是!”

    “那好,就让我看看,这几年,你有什么长进,想伤到我,你还不够格。”

    凌云将太阿古剑横握胸前,闭目养神,感受着它的频率,它的情绪,它的一切。

    剑者,剑体,剑魂,剑心,这一刻,凌云仿佛与太阿古剑融于一体,自身为剑,剑气流转于身,聚而不散,无丝毫溢露。

    太上长老瞳孔一缩,“竟然做到了这一步,不愧是太阿古剑选中的人。”

    随后,眼神一黯,“可惜,为情所困,被妖女迷惑了心神,斩不断,理还乱。”

    蓦然,凌云睁开双眼,连眸中都有剑气流转,“师祖,这一招,接住了!”

    “太阿剑术,吾归剑,天下无剑!”

    不见,剑光,剑影,空间也被无声无息的切开。

    千钧一发之刻,凭着多年交战的经验,太上长老急速后退,侧身偏头,持剑竖挡。

    几缕白发被切断,飘散空中,太上长老心中一凛,若不是自己反应及时,那一剑,切掉的,就是他的头颅。

    输人不输阵,怎么着,也得有点师祖的架子,“好小子,长进不小,不过,还是不够,给你一个机会,能擦伤我一点皮,我就放你们走,不过从此,你不准踏进太阿山半步。”

    “希望师祖说到做到。”

    太上长老之所以有所改变,是因为现任宗主,也就是他徒弟的传音,“师父,放他走吧,他心已不在此,强扭的瓜不甜,适得其反,我与他的师徒缘分已尽,走,便走了吧。”

    太上长老如何听不出他言内的心酸,却也只能无奈一叹。

    世间难得两全法,何似人间,不在人间,人间难,修士也难。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