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师姐最喜欢的灵鱼

作品:《我有系统,举世无敌

    林寒深思熟虑地考虑了一下。

    在境界和武技面前,他还是倾向于提升战力。

    对于系统傍身的他。

    跨境杀敌,简直就跟喝凉白开水一样。

    还是先将弑神拳法提升到满级吧。

    小手一点,逆天开始。

    叮咚!

    消耗三十亿经验值。

    武技栏发生显著的变化。

    弑神第一式,涵虚(出神入化级)。

    弑神第二式,太清(未入门)。

    与此同时。

    林寒闭上眼睛,自己的脑海一瞬间里涌出许多的身影。

    他们摆开拳架,不约而同地打起弑神拳法。

    一招一式非常简单,可却透露着一股返璞归真的气势。

    伸展收缩的拳头里面,蕴含着令人难以想象的力量。

    过了不知道过久。

    呼~

    林寒缓缓睁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

    白气犹如利剑,直接将眼前的一块小石头毫不留情地击穿。

    在看完脑海里浮现出的画面后,他对于弑神拳法的领悟更加透彻。

    这套拳法只有三式,但估计也能用很长的时间了。

    第一式涵虚,主要是讲究极致的杀伤力。

    通俗的来讲,就是高爆发伤害,发挥到极致的单体攻击力。

    而弑神拳法的第二式太清,这主要是应用于,敌方人数众多的时候。

    伤害略微降低,但是攻击的范围要更大一点。

    林寒颔首点头,可以说是aoe伤害。

    看了看剩下的经验值,毫不犹豫地加点。

    叮咚!

    消耗一千万经验值。

    叮咚!

    消耗五千万经验值。

    叮咚!

    消耗一亿经验值。

    二话不说,直接将九清宗的基础心法《九清归元诀》瞬间提升到大成级别。

    没有办法,咱的经验值太多了。

    一出手就是如此的豪迈。

    林寒盘坐在青石上,五心朝天。

    天地间充斥的浓郁灵气疯狂地涌入他的体内。

    表面上看,就仿佛自己在修炼着某种功法一样。

    但说实话,林寒真的只是在发呆而已。

    没有错,就是如此的不讲道理。

    修炼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自己动用半点心思。

    一键加点,系统全部搞定!

    就在他提升《九清归元诀》的一瞬间。

    丹田内储存的真元仿佛受到这门基础心法的影响,开始自动地运转起来。

    一缕缕的真元,通过奇妙玄奥的轨迹开始流淌各个窍穴。

    林寒感知到体内这番奇异的变化,气定神闲非常淡定。

    慢慢地等待,丝毫不慌。

    这些都是小场面而已。

    半个时辰后。

    他体内的全部真元在远转各个经络窍穴后,重新平静乖巧地盘踞在丹田中。

    和之前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

    无论是真元的数量还是质量,都要远远强于先前。

    林寒的脸庞有一层光华隐隐浮现,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气质更加的超凡脱俗。

    这要是换上一身道袍,那必然是仙风道骨。

    林寒的心中由衷地赞叹了一声,九清宗果然不愧是超级宗派。

    《九清归元诀》仅仅是一本基础心法,便有如此的功效。

    这要是传说中九清宗的绝世功法,九清秘法。

    那自己恐怕真的要逆天了。

    要是其他的九清宗弟子听到他的话,必然直接气得炸裂了。

    兄弟,九清功法的确很厉害。

    但你有考虑过,将一门功法领悟并且成功修炼到满级需要多长的时间嘛。

    林寒脸上浮现出笑容。

    更重要的是,在将《九清归元诀》提升到大成后。

    他发现系统自动挂机获得的经验值,同样也有小幅度的增加。

    真是好事接连不断啊。

    林寒的心思渐渐活络起来。

    定一个小目标。

    先搞到玉柱峰的九清秘法,加点到满级。

    林寒的脸上挂着笑容,翘着二郎腿躺在青石上面。

    从仓库轰拿出属于自己的身份玉牌,将心神沉浸进去。

    随着脑海里出现一幕幕,关于九清宗以及武道的介绍内容。

    林寒颔首点头,心里渐渐有了点b数。

    根据身份玉佩上面的记载,法相境之后还有几个大境界。

    半神境、虚神境、天象境、长生境。

    当然说实话,有系统在。

    了解这些境界的具体情况也没啥用。

    直接一键加点,完成任务不断积攒经验值。

    前期稳如老狗猥琐发育,后期你们都得叫我爸爸。

    要是遇到不服的,一拳锤爆就完了。

    如果不能扬眉吐气,那重活一世还有什么意义呢?

    就在他沉浸心神,胡思乱想的时候。

    九清宗,玉柱峰山巅。

    这位宗派的掌门此刻迎风站着,袖袍随风舞动怔怔出神。

    简直就是一个爱思考的中年大叔。

    李寻真回过神,忽然间仿佛感应到什么。

    目光向下望去,透过无数的竹林,惊讶地看着盘腿坐着的林寒。

    他的脸上出现一丝动容,难以置信地说道:

    “怎么可能,仅仅只是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便将基础心法《九清归元诀》修炼到了大成级?!”

    属实是震惊了。

    要知道,即便被誉为九清宗万年一遇的天才的自己。

    将这门《九清归元诀》修炼到大成,也是花费了将近一周的时间。

    李寻真回过神,嘴角微微抽搐,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名为林寒的小子,为什么会给他一种。

    要逆天的感觉呢?

    在这里请原谅他的词穷,只能用这种简单的话语来表明自己内心的惊讶。

    李寻真下意识地掐指卜算,想要算一算林寒的未来。

    可突然,他的脸色大变。

    感觉到一股不可抵抗的天道意志重重地砸在身上。

    李寻真的脸色顿时苍白无比,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反噬,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碍。

    他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迹,脸色重新恢复如初。

    刚才在侧院的时候,便感觉到这个小子的身上。

    存在着一股神秘不可探测的气息。

    还以为自己的实力能够推算出来,没想到啊......

    草率了,草率了。

    不过很快,李寻真重新恢复原来那样忧郁的神情。

    爱咋咋地吧,这山上本来就够折腾的了。

    也不差再来一个活宝。

    佛系掌门兼师父实锤了。

    很快。

    夜幕降临,天上繁星点点。

    林寒在玉柱峰闲逛,毕竟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主要活动地点。

    眼前是一片平静的湖面,湖水清澈见底。

    湖底散发出来淡淡的白雾,其中有数十条鳞片呈七彩之色的灵鱼在水底嬉戏玩耍。

    林寒发出赞叹的声音。

    不错不错,这份食材含有灵气,看起来很是新鲜。

    嗯,是煎还是油炸呢?

    干脆各做一份吧。

    想到这里,林寒的眼里闪烁着亮光。

    水底面嬉戏的灵鱼,只觉得视野内暗了下来。

    抬头看去,一道身影遮住了清冷的月亮光辉。

    它们顿时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

    过了没有多久。

    李寻真神情恬淡,闲适地走在林间的幽静小路。

    突然间好像感觉到什么,鼻子动了动。

    咦。

    这是哪里传来的香味?

    他顺着香味,脚步前踏身形消失在原地。

    此刻的林寒正盘坐在一处干净的空地上,双手拿着一条煎好的灵鱼大快朵颐。

    咻的一声。

    李寻真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诶,掌门你怎么来了?”

    忧郁的掌门环视一圈,目光最终紧紧盯在眼前的美食面前。

    林寒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

    看大佬的意思,是对美食很感兴趣啊。

    那就好办了。

    充分发挥舔狗的本事,林寒拿起旁边另外一只烤好的灵鱼。

    神情诚恳,颇有诱惑力地问道:

    “掌门,来一串吧?”

    无比诱人的肉香味弥漫在周围。

    李寻真接过来咽了咽口水,细细地品尝一小口。

    非常享受地闭上眼睛,咀嚼回味。

    他睁开眼睛,很是惊讶地说道:

    “嗯,不错,肉质鲜嫩,有嚼劲,上面撒的佐料更是可圈可点,没想到你对于厨艺一道倒是蛮精通的啊。”

    “这烤肉是真的很不错,让师父我想起来当年在世俗历练,结识的一位朋友也很喜欢烤肉,如今眼前你做的这份烤肉,可是远远超过了那位爱好美食的朋友啊。”

    看着面前的类似鱼类的肉,李寻真的眼皮突然跳起来。

    眼睛瞪得很大,迟疑地问道:

    “徒儿,就是这食材,好像有些熟悉,制作这美食的原料,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林寒闻言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就在不远处的那片湖中抓来的,没想到这些灵鱼竟然开了灵智,还挺能跑的。”

    李寻真听到他的话,整个人都懵了。

    湖中?

    整个玉柱峰,只有那一片湖。

    卧槽,你小子......

    李寻真一时之间愣住了,脸色突然变得有些苦涩。

    突然感觉,眼前的烤鱼瞬间就不香了。

    林寒看到他的脸色,心里咯噔一声。

    我的天啊,我就吃个鱼。

    难道还惹了祸吗?

    他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

    “掌门,这鱼,难道有什么问题嘛?”

    李寻真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

    “罢了罢了,本座倒是忘了告诉你了,那湖里面养的鱼名为七彩寒鱼,是你师姐耗费无数心血从别处搬运过来的,这些灵鱼可都是她的心头宝贝,即便是为师,也被严令禁止不得触碰。”

    林寒闻言,如遭雷劈。

    我他么都干了啥?

    他总感觉,这座玉柱峰,可能快要容不下自己了。

    林寒和掌门默契地对视一眼,相顾无言。

    但脸上的表情很明显,那就是。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从来没有见过灵鱼。

    今朝有酒今朝醉。

    二人仿佛忘了这件事情,先将眼前的鱼肉全部解决完毕,吃的是两眼放光。

    李寻真吃完之后便一溜烟直接不见了。

    他需要去想一个办法,如何才能掩饰湖中灵鱼的数量减少呢。

    繁衍后代?

    此法倒是可行,只不过现在好像不是交配的时辰。

    要不去丹霞峰问一问,有没有哪方面的丹药?

    李寻真怀着沉重的心情,向着远处飞去。

    林寒继续在玉柱峰闲逛,发现竟然还有一座灵药园。

    但是由于先前的经历,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进去,比较好。

    不然的话,可能真的完蛋了。

    走了一会,感觉困意袭来。

    林寒随便找了一座还算精致的草庐。

    确定没有人居住后,松了口气。

    现在天色已晚,还是不要乱走比较好。

    不然的话,鬼知道还会发生什么离谱的事情!

    他呈一个大字躺在竹床上,还被说,这份触感还挺软挺舒服的。

    林寒两腿一蹬,很快便就进入了梦乡。